敬老文化

年逾古稀老人自愿将房子赠给敬老院院长

管理员2021-06-29
丁国祥自愿将房产遗赠给扶养人郭兰侠,郭兰侠自协议签订之日起对丁国祥进行扶养,丁国祥去世后,其后事由郭兰侠操办。”这是一份遗赠扶养协议。对这份协议,丁国祥的女儿李梅梅表示无法接受,认为协议无效,并将郭兰侠告上法庭。

      “丁国祥自愿将房产遗赠给扶养人郭兰侠,郭兰侠自协议签订之日起对丁国祥进行扶养,丁国祥去世后,其后事由郭兰侠操办。”这是一份遗赠扶养协议。对这份协议,丁国祥的女儿李梅梅表示无法接受,认为协议无效,并将郭兰侠告上法庭。经两级法院审理,双方当事人达成调解协议:房屋协议有效,房子归被告郭兰侠所有,被告给予原告经济补偿金15000元。

  独居老人敬老院度晚年

  2007年4月11日,徐州市某私立敬老院院长郭兰侠派人将年逾古稀的丁国祥接到敬老院。

  “丁大爷刚来的时候没办入住手续,当时他说没钱要求缓交。我们当时以为,老人是担心钱交出去,万一不想住了,怕钱不好退。但一个月后,丁大爷突然问起能否用房子抵敬老院的养老钱。”郭院长说。

  以房养老签下赠与协议

  丁国祥有一套两居室的房子,价值十五六万。他算了笔账:依现在的吃住标准,每月要交1200元,自己的身体还很硬朗,再住十年至少得准备14万元,算起来和房子的价值差不多。于是,他提出以房养老的想法,得到敬老院的同意。

  2007年5月19日,丁国祥找来原单位退休职工管理办公室的陈主任,同敬老院的法律顾问签订了一份特殊的“扶养赠与协议”。协议大意是丁国祥把房子给敬老院,敬老院对丁国祥进行“一级护理”,也就是说除了看病,丁大爷的生老死葬全由敬老院“包”了。

  4个月后老人病重去世

  天有不测风云。2007年8月3日,丁大爷突然因病去世,此时距离协议签订的日期还不到3个月。

  “8月4日是丁大爷过世的第二天,我才听说丁大爷还有个女儿叫李梅梅,于是跟她取得联系。李梅梅来后表示不要告诉别人她来过,因为李梅梅的母亲再婚后她又有了两个弟弟,她不想让他们知道。”郭兰侠说。

  老人女儿质疑遗赠协议

  原来,李梅梅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了婚。李梅梅一直随母亲生活,还改了姓,而父亲则没有再婚,近40年来一直独居。由于父母间有很深的成见,她都是背着母亲和父亲联络。

  就在处理完父亲的后事之后,一个现实的问题摆在了李梅梅面前:父亲生前的房子归郭兰侠所有。李梅梅想不明白,父亲怎么会一声不响地把房子给了别人,是他自愿的吗?于是,李梅梅起诉到法院,要求判决父亲和郭兰侠签订的遗赠扶养协议无效。

  法院判决遗赠协议有效

  审理中,丁国祥原单位退休人员管理办公室的陈主任表示,他曾劝丁国祥再考虑考虑,但丁国祥表示“敬老院不错,郭院长对我也不错,我就签了协议”。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丁国祥与被告郭兰侠之间签订的遗赠扶养协议,约定了由郭兰侠承担丁国祥的生养死葬义务,丁国祥将个人的合法财产即该市某小区房屋一处于其死后转归被告郭兰侠个人所有,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相关法律法规,故该遗赠扶养协议有效。为此,一审法院驳回了原告李梅梅诉求。原告李梅梅不服提出上诉。

  日前,双方当事人在二审法院的依法主持下,达成了调解协议:丁国祥的房屋归原告郭兰侠所有,被告郭兰侠向原告李梅梅支付15000元的经济补偿金。(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

文章评论

共有5条评论来说两句吧...

Collect from